大陸的《南方人物周刊》記者趙蕾小姐在2019-5-8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要求採訪我。由於她的訪搞很長,共有21個問題,所以我會分三次來發表這份採訪。

Journalist take interview. Press Conference, Broadcasting reportage concept. Cartoon vector illustration

8、最近国内有案例显示,一位男性因为服用维生素D补充剂超量,损伤了肾脏,去年我也看到有22岁的大学生疯狂吃保健品,被医院查出肾衰竭的新闻,是否能分析下为什么吃保健品会得肾衰竭呢?有哪几个方面的原因?(剂量,成分或其他)您的从业经验中,还有见过类似情况的案例吗(除去特殊人群和老年人),可以分享一下吗?

腎臟就像污水處理廠,把血液中有用的東西回收,把沒用的東西排出。這些沒用的東西裡,有些是有毒的,所以會傷害腎臟。以維他命D過量為例,它會造成高血鈣,而過多的鈣會沉積在腎臟裡,從而導致腎衰竭。在我的網站裡我一再強調,維他命是微營養素,也就是說,一點點就夠了。過多攝取只會增加肝臟和腎臟的負擔。美國的毒物控制中心每年接收到約六萬個維他命中毒的案例,以及另外五萬多個膳食補充劑中毒的案例。這些還都只是被報上去的。沒被報上去的可能還有好幾十倍。

9、我在一些国内的报道中搜到“美国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美国膳食补充剂引起的药物性肝损伤大幅增加,一些号称能减肥、瘦身、提升性功能的保健品都大量的被报道引起肝损伤,不知您是否有看到过更具体的权威机构的更新更全面的调研数据?

這是美國毒物控制中心最新的(2017)報告:https://piper.filecamp.com/uniq/cwK5Ko3PLwXzfBkk.pdf

10、一些研究称,国内导致肝损伤的保健品种类也五花八门,如葡萄籽胶囊、蛋白粉、蜂胶、胶原蛋白口服液等,前阵子我看一位湖南卫视的知名主持人吴昕在一档综艺节目里每天吃九种保健品,包括鱼油、红参饮料、葡萄籽胶囊、维生素C、维生素D、钙片,护肝片等,之后被朋友拉去看中医,医生也说了可能会“肝损伤”这样的话,您对这块的了解是怎样的?吃保健品导致肝损伤的原因可能是什么呢?与肾衰竭同理可证么?

被小腸吸收的東西,不論是好的(如營養素)或是壞的(如毒素),全都要送到肝臟處理。這些東西一旦超過肝的負荷量,就會造成肝的損傷。儘管肝損傷和腎衰竭的病理機制不一樣,但是起因都是在於攝取過量的微營養素。

11、我看您书中提到,一些实验表明,过量的补充,例如高剂量的胡萝卜素,叶酸,维他命E,反而可能产生包括死亡率上升,癌症和出血性中风的有害影响。这个前提是否指超量的服用某种补充剂?这个高剂量的边界有具体的指标么?这些实验结果的适用范围和人群又是什么呢?您是否接触或了解过高剂量补充造成死亡的案例呢?

不同的微營養素會有不同的劑量界限,所以不可一概而論。但是,不管它們的個別劑量界限是什麼,可以確定的是,市面上的維他命,或是其他補充劑,對我們的身體而言,都不是正常的。這是因為,我們身體這部機器,從沒有被設計來接受突然間大劑量的微營養素。打個比喻,一條公路平常時候是交通順暢,但是一到了上下班就塞爆了。當我們從食物中攝取微營養素時,一切處理過程都是順暢的。但是當我們吃維他命丸子時,如此大量的微營養素就會癱瘓我們的系統。

12、距您了解,目前查阅或得到过关于服用保健品有危害的信息和资料大概能涉及多少种的膳食补充剂呢?除了维生素群,能聊聊某个您接受咨询较多的补充剂具体的危害和产生危害的原因吗?(在大陆,最受欢迎的是蔓越莓胶囊,葡萄籽胶囊和鱼油)

維他命D是最被關注的。其他如氨基酸,胜肽,魚油也算較常出現。但是,蔓越莓胶囊及葡萄籽胶囊,則從未出現過。我常被諮詢的是關於補充劑的功效,而非危害。這可能是因為,補充劑的危害是長期,慢性的,一般人不會注意到。

13、假设年轻人每天的服用剂量在人体所需的标准范围内,且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知名品牌的保健品,有可能损害到身体吗?

還是有可能,尤其是因為藥與藥之間的相互作用。例如,銀杏,納豆,魚油,大蒜都會增加出血的風險。

14、我看您在网站中提到,“对老年人的研究发现,补充剂与药物相互作用的潜在可能性从2005年到2011年显著增加,从8%增加到超过15%,”这个相互作用的潜在可能性是否有一些具体的例子和所指呢?可能性指的是什么呢?那么对于年轻人呢,有新的研究报告出炉吗?

該研究是發表於2016年,標題是Changes in Prescription and Over-the-Counter Medication and Dietary Supplement Use Among Older Adult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05 vs 2011。比較具體和通俗的例子是,大蒜跟華法林共用會增加出血的風險。另一例子是,菸酸和他汀類藥物共用會增加肌病,橫紋肌溶解,和腎衰竭的風險。目前沒有關於年輕人的研究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