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南方人物周刊》記者趙蕾小姐在2019-5-8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要求採訪我。由於她的訪搞很長,共有21個問題,所以我會分三次來發表這份採訪。

Journalist take interview. Press Conference, Broadcasting reportage concept. Cartoon vector illustration

1、在大陆,我们会把国内外各类品牌的蛋白粉、果蔬营养片,蔓越莓胶囊,鱼油,胶原蛋白、护肝片等统称为保健品(以下统称为保健品),我看您提到在美国,我们口中的保健品叫“膳食补充剂”,在您了解到的医学和营养学系统里,“膳食补充剂”还有具体的分类么?依据和区分是什么?(大陆将日常食用的保健品分类为营养素补充剂和功能型保健食品)您是如何理解“保健”和 “膳食补充”呢?

 “膳食补充剂”是醫學和營養學的正規名稱,而它的對等英文Dietary Supplements也是一般美國人所慣用的。反過來說,“保健品”並沒有對等的英文,而這個詞似乎是在大陸或台灣創造出來的。它是比 “膳食补充剂”來得通俗順口,但卻會誤導民眾,以為對健康有好處。 “膳食补充剂”並無正規的分類,但一般的認知是分為維他命,礦物質,動植物萃取物,蛋白質,氨基酸,魚油,酵素,等等。

2、有一个采访对象提出了这样的疑问,采访对象说他吃了褪黑素睡得快,睡眠质量好,也不至于有依赖性(我看褪黑素在售卖分类中也属于保健品一项),但是一般医院的医生貌似不会给患者开这样的处方或推荐和提议吧?单纯因为它们不是药品么或还有其他原因?

 “見證”是慣用的行銷手法,但卻是完完全全不能相信的。所有有關褪黑素的功效,包括最常聽到的“幫助睡眠”,都是證據不足。請看我發表的褪黑激素奇蹟療法

3、您能否谈谈药品和保健品从性质、生产、效用等方面的具体差异?那么,什么身份的人最合适或有资质给普通人提出科学食用保健品的建议呢?

“药品”在上市前必須證明既有效又安全,所以需要大量的資金及時間才能研發成功。反過來說,“保健品”既不需要證明有效也無需證明安全,所以任何商家都可以在網路,或任何其他管道,來販賣自稱的保健品。“最合适或有资质给普通人提出科学食用保健品的建议”的人,是在醫學有深厚的底子,在營養學有廣泛的涉略,而又沒有任何金錢利益瓜葛的學者。

4、很多人至今相信维生素C可以预防或治愈感冒,维生素风靡得益于诺贝尔化学奖和和平奖得主鲍林,他最先提出维生素C对感冒有疗效,并撰书《维生素c与感冒》说明,1970年书籍出版,成为有关维生素C和感冒之间关联性争议的催化剂,但很多年过去,国外有很多研究室和机构通过实验等方式,分别从正反两方面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性,似乎正反方谁也没有赢得最终的胜利,从大众的角度去看,对于保健品的功效定义似乎陷入了僵局,您觉得为何会长期存在这样的僵局呢?原因可能有哪些方面,不知您是否可以尝试具体分析下呢(科学与技术、消费者、制造商、监管部门)?

台語有句俚語“有呷有保庇”(“有吃有保佑“),意思是,保健品這類東西,只要有吃就會對健康有好處。這種想法是古今中外皆然。那,既然消費者有此需求,科學家就能利用它來成就功名,商人就能靠它來賺錢,政府就能拿它來降低失業率,增加稅收,真可以說是皆大歡喜。所以,與其說是”僵局“,還不如說是”完美的結合“。

5、这几年,又看到说维生素D能够预防感冒和流感,或抗癌的报道,但你的网站上也贴出相关医学期刊说维生素D补充剂会增加死亡风险(一般人每天服用400单位维生素D会死亡率升高有相关性,来源:醫學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內科學年鑑)在2019-4-9刊載了一篇大型分析報告),您认为,在医学界,维生素C和维生素D是否能预防或治疗感冒的问题到什么时候算是有了一锤定音的定论?如果没有,原因又何在呢?(是否主要源于科学或人的某些不确定性和限制)这个案例是否适用于其他保健品?

維他命C和維他命D之所以會演變成萬靈丹,是通過不同的科學途徑。至於是哪些不同的科學途徑,在這個訪談裡是無法說得清楚的。至於有關它們之用來預防或治療感冒,醫學上的證據其實是很明顯的一面倒,即反對的一方是遠遠勝過贊成的一方。但是,大多數民眾對於科學證據是嗤之以鼻,只選擇相信他想要相信的。而就是因為這樣,那些傾向於贊成的專家學者就會繼續有心或無意地製造更多的錯誤數據。

6、我最困惑的问题是,在采访中,有采访对象提到,自己吃了蔓越莓胶囊,尿路感染很快好了没再复发,也有采访对象说吃了蜂胶凝胶后,脸上一直没治愈的过敏忽然好了,或者吃葡萄籽胶囊,感觉真的变白了,或长期吃维生素C,确实每年平均生病的次数明显减少了,所以会一直坚持吃这些保健品。我查询很多资料,发现这些保健品的功效都分别被国内外一些医生逐一反驳过,您遇到过服用者使用情况和医生论证说法自相矛盾的情况么?有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或者这些保健品真的可能对某个个体起到一定的效用么,您是否可以帮忙解释上面的例子呢?

如果您採訪的對象是刻意安排的,那就無需再討論。如果您採訪的對象是路人甲或路人乙,那最有可能的解釋就是“安慰劑效應”。人的心靈是具有治療的功能,當你相信某一物質(或神明)有效時,就可能會出現療效。請看Teaching neurons to respond to placebos。但是,由於會出現“安慰劑效應”的人畢竟是少數,所以他們也就無法“瞞過”嚴謹執行的臨床試驗。還有,大多數“安慰劑效應”是短暫的,所以當你幾個月之後再去採訪那個人,他可能就會跟你說,沒效了。另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接受採訪的人誇大效果來滿足個人的成就感。

7、但凡有医生或权威机构的论证说明或实验结果佐证,又是否可以理解为某类保健品都没有其宣传的功效?我看您也提到过,保健品是不需经过临床实验证据表明它针对某类身体问题有显著效果,那么如果有一些医学机构的实验证据,是否就能进一步推论普通人(除特殊人群)吃的大部分的保健品是几乎无效的呢?(尤其想问下在女性中非常受欢迎的胶原蛋白、抗糖、美白丸这一类偏医美的保健品。比如有个做健身教练的采访对象提到一个叫“颜如玉”的胶原蛋白口服液,说是中国女排专用产品,官网解释说颜如玉胶原肽的分子量介于500D到900D,比普通胶原蛋白分子数小于5~10倍,属于小分子胶原低聚肽,也是真正意义上的深海鱼皮胶原肽,高吸收率,无需肠胃二次消化,小肠吸收后直接深入肌肤底层,迅速填补皮肤流失的胶原蛋白。采访对象说这种小分子胶原蛋白肽符合胶原蛋白被人体吸收分解再造的过程,与一些科普文章说的口服胶原蛋白无法以胶原蛋白的形态重回皮肤相悖,还想请您详细解答这个疑问)附官网地址:http://yrychina.com/

您提到的這些,全都是行銷手法。膠原蛋白,不管是大分子還是小分子,都是會在胃腸裡被分解成氨基酸,而也只有氨基酸才能進入血液循環系統。這些進入血液循環系統的氨基酸會被用來合成各式各樣的蛋白質,而也許其中千萬分之一會是一個膠原蛋白分子。另外,請注意,口服膠原蛋白通常是萃取自豬皮,所以如果它真的會直接去填補颜如玉的肌膚底層,那颜如玉的皮不就變成豬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