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James Sa在2018-12-13在逆轉二型糖尿病?回應:林教授您好,Sarah Hallberg的實驗在Virta的贊助之下,在2018年發表於Diabetes Therapy。https://doi.org/10.1007/s13300-018-0373-9.


我首先謝謝James Sa的回應,再來,我需要給讀者們一些背景資料。

我是在2017-9-18發表逆轉二型糖尿病?,討論Sarah Hallberg在2015-5-4在TED系列發表的演講。該演講的標題是Reversing Type 2 diabetes starts with ignoring the guidelines(逆轉2型糖尿病始於不要理會指南)。

從這個標題就可看出,Sarah Hallberg認為,想要逆轉二型糖尿病的第一步,就是不要理會指南,而她在演講裡所說的指南就是《美國糖尿病協會》所發布的那一份(請看我在2018-1-3發表的膽固醇正常,為何要吃藥)。

Sarah Hallberg更進一步說,想要逆轉糖尿病,就需要在飲食中杜絕carbohydrate(醣類),而杜絕的方法就是用脂肪來取代醣類。事實上,她還說,人類根本就不需要攝取醣類,包括任何穀類(米,麥)或水果。所以,她建議所有人,不只是糖尿病患,都只吃蛋白質和脂肪,特別是要用脂肪來取代醣類。她還用她自己做例子,說她本人並沒有糖尿病,但是她和家人都只吃蛋白質和脂肪。(附註:此一飲食就是所謂的“生酮飲食“,請看我在2017-8-6發表的生酮減肥。)

Sarah Hallberg在演講裡說她已經用此一飲食成功逆轉了很多糖尿病患,但是,她卻沒有提供任何科學證據(即發表在醫學期刊的論文)。事實上,在我發表逆轉二型糖尿病?當天(2017-9-18),她的演講已經是過了兩年又四個多月。可是,在這麼長的時間裡,它還是沒有任何科學證據。就是因為這樣,James Sa才會在幾天前(2018-12-13)通知我,Sarah Hallberg現在已經有發表一篇論文了。

keto

這篇論文的標題是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a Novel Care Model for the Management of Type 2 Diabetes at 1 Year: An Open-Label, Non-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一個用於管理二型糖尿病的的新型護理模式在一年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開放標籤,非隨機,對照研究)。

這篇論文是發表在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IF)不高的期刊Diabetes Therapy。那,這就奇怪了。想想看,糖尿病是一個受到高度重視的疾病,而這又是一個很費功夫的臨床試驗,怎麼會淪落到只發表在一個2點多IF的期刊?

James Sa有說,這個實驗是受到Virta的贊助,而Virta就是一家用生酮飲食來治療糖尿病的公司。光是這一點,這個實驗的可信度,就已經難免會受到合理的懷疑。再加上這個實驗並非blinded(盲,即負責分析樣品的研究人員不知道病患接受何種治療),所以,它的數據就有可能受到操弄。也就是說,可信度的問題,應該是造成這個實驗無法被高IF期刊接受的原因。

還有,請注意,論文標題裡是說Management of Type 2 Diabetes(二型糖尿病的管理),而不是Treatment of Type 2 Diabetes(二型糖尿病的治療)。也就是說,這個實驗只是要管理糖尿病,而非治療。事實上,在整篇論文裡,完全沒有出現Reverse(逆轉)這個字。也就是說,它與演講裡所聲稱的成就,是有很大的落差。不過,這對我來說,其實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這就是TED演講的特色,總是Over-promise Under-delivery(承諾有餘,實現不足;雷聲大雨點小)。事實上,我在逆轉二型糖尿病?已經有講,對我來說,看TED演講只不過是浪費時間。我也在吃能餓癌批評另一個TED演講是癡人說夢話。也許,我會發表一篇專文來告訴大家TED演講系列的真相。

不管如何,就這篇論文本身而言,我是可以接受讓二型糖尿病患試用生酮飲食。但是,就Sarah Hallberg那個演講而言,我還是認為它是言過其實。尤其是它叫所有人,包括沒有糖尿病的人,都要放棄米飯、麵包、蔬菜、水果。那就非常不恰當。

還有,請注意,根據Sarah Hallberg,或Virta,或是那篇論文,想要用生酮飲食來“逆轉” 糖尿病的人,是需要一套量身定制(花大錢)的計劃才能進行的。這與現在市面上如雨後春筍般成立,自助式的“酮這個”“酮那個”群組,是大不相同的。

總之,生酮飲食是會對身心造成劇烈的改變,而其長遠影響尚不得而知。您可千萬不可存有「時尚」、「好玩」、或「酷屌」的心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