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018-8-23)讀者Sam Chen利用本網站的「與我聯絡」寄來這個電郵:

教授您好:

請問下列的新聞是真的嗎?
您有何看法。
謝謝!感恩!

“哈佛教授稱 椰子油是十足毒藥"
https://udn.com/news/story/6812/3324712

Coconut-oil-is-pure-poison-says-Harvard-professor

上面那個網路連結所打開的是一篇前天發表於聯合報的文章,而它的來源是中央社。也就是說,它是新聞,而非健康資訊。

這條新聞首度在大前天出現,如今已風靡全球。

為什麼會風靡?道理很簡單:近年來網路是鋪天蓋地宣傳椰子油的好處,尤其是什麼防止老人癡呆,防止骨質疏鬆,甚至於預防心臟病,等等,把椰子油說成是無所不防無所不治的神油。而如今,世界頂尖大學的教授反說椰子油是毒藥,那當然就是一顆超級的核子震撼彈。

其實,早在我這個網站剛成立時,我就已經發表文章質疑椰子油有防止老人癡呆的功效(請看2016-5-12椰子油治老人失憶症?)。而在一年後(2017-5-15),我又發表椰子油,苦茶油,真的這麼好?,詳細解釋為何椰子油會從“惡油”變成“良油”,以及提供椰子油正反兩面的研究。然後,我又在2017-6-19發表心臟協會:椰子油不健康,提供美國心臟協會剛發布的消息。

只不過,我這三顆震撼彈,大概也就只震撼了幾隻螞蟻。

不管是震撼了幾隻螞蟻,我知道讀者唯一關心的是,椰子油真的是毒藥嗎?

椰子油,苦茶油,真的這麼好?裡,我有提供一篇2016年發表的綜述論文Coconut oil and palm oil’s role in nutrition, health and national development: A review。它的作者是加納大學(University of Ghana)的教授及研究人員,而他們在文中有指出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椰子油使用量與心臟病死亡率成反比。

我把相關的段落翻譯如下:

在斯里蘭卡,幾千年來椰子一直是膳食脂肪的主要來源。 1978年的人均椰子消費量是相當於每年120顆椰子。那個時候,這個國家是世界上心臟病發病率最低的國家之一。每10萬個死亡案例中只有一人是死於心臟病,而在美國,人們很少食用椰子油,但心臟病死亡率卻至少高出280倍。由於“反飽和脂肪”運動,斯里蘭卡的椰子消費量自1978年以來一直在下降。到1991年,人均消費量已下降至每年90顆椰子,並且持續下降。人們開始吃更多的玉米油和其他多不飽和植物油代替椰子油。而隨著椰子消費的減少,斯里蘭卡的心臟發病率卻逐漸上升。這種斯里蘭卡現象很可能在西非的許多發展中國家也在發生。

從上面這段文章就可看出,椰子油與心臟病之間的關係,並非如那位哈佛教授所說的,一定是「因與果」。

事實上,在今年三月,劍橋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發表了一篇臨床研究報告,標題是Randomised trial of coconut oil, olive oil or butter on blood lipids and other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healthy men and women

它的結論是(翻譯):

與橄欖油相比,主要是飽和脂肪的兩種不同膳食脂肪(奶油和椰子油)似乎對血脂具有不同的作用。就對LDL(壞膽固醇)的影響而言,椰子油是比較像橄欖油。 不同膳食脂肪對脂質特徵,代謝標誌物和健康結果的影響可能不同。這些不同,不僅需要根據其主要成分脂肪酸的飽和或不飽和的一般分類,也可能需要根據個體脂肪酸的不同特徵,加工方法以及它們的消費或飲食模式。 這些研究結果並未改變目前對於減少飽和脂肪攝入量的建議,但強調需要進一步闡明不同膳食脂肪與健康之間更細微的關係。

從這個結論就可看出,雖然椰子油和奶油都是飽和脂肪,但是,就對心血管疾病的標誌物而言,椰子油卻比較類似橄欖油。而這也意味著,脂肪對健康的影響,不可以單純地以飽和或不飽和來區分。

所以,這又再度指出,椰子油對健康的影響,仍然是妾身未明。

看到這裡,讀者可能會一頭霧水。怎麼我會在前面三篇文章說椰子油的壞話,但卻在這篇文章說椰子油的好話。

沒錯,我是故意的:當大家瘋著說椰子油有多好時,我就要拉一把。當大家瘋著說椰子油有多壞時,我也要拉一把。

拉一把的意思就是,希望讀者不會不明就裡地踏入有心人士設下的圈套。

經常看我文章的讀者一定知道,我一向主張均衡飲食,有恆運動。

我一再勸大家不要一窩蜂地相信某某食物或營養品(包括維他命片)會防這個,會治那個。

我也一再提醒大家,要小心任何顛覆性的言論。

「椰子油是十足毒藥」,十足顛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