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18-7-31發表間歇性禁食之後,有位古先生回應:

請問教授,這篇不知證據夠不夠強呢?
https://www.annualreviews.org/doi/10.1146/annurev-nutr-071816-064634

我想,古先生之所以會問我「這篇不知證據夠不夠強呢?」,是因為我在間歇性禁食一文裡對間歇性禁食這個減肥法抱持保留。

好,那我們就來看看這篇論文是否能給這個減肥法加把勁。

這篇論文是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兩位教授所寫,發表於2017-7-17,標題是Metabolic Effects of Intermittent Fasting(間歇性禁食的代謝效應)。

它將間歇性禁食的研究,尤其是臨床研究,做了詳盡的整理和分析。所以,這篇論文本身是難得一見的好文。但是,它所提供的資料和證據卻不足以改變我對間歇性禁食的保留態度。

事實上,在這篇論文的最後有列舉了八點總結,其中的第七和第八點是(翻譯):

第七:關於間歇性禁食對其他健康行為(如飲食,睡眠和體力活動)的影響缺乏數據。

第八:將間歇性禁食方案與臨床結果(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癌症或其他慢性疾病,如阿茨海默症)聯繫起來的數據有限。

也就是說,間歇性禁食的研究只著重在檢查「體重是否下降」,而對其他更重要的健康指標,卻置之不理。所以,採行間歇性禁食的人,體重是下降了,可是體能卻變差了,甚至會惹上一身病。

還有一點很重要,但這篇論文卻沒有提到的問題。那就是,體重的下降能維持多久?

事實上,「體重反彈」是為什麼所有減肥方案都是以失敗收場的最重要原因。

大多數參與減肥方案的人,會立見奇效。但是,一旦方案停止,體重就立刻飆升,飆到比以前還高。這就是英文俗稱的yo-yo effect。

yo-yo-dieting1圖片來源

去年7月美國醫學會內科學期刊有發表一篇Effect of Alternate-Day Fasting on Weight Loss, Weight Maintenance, and Cardioprotection Among 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e Adult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它的結論是:與每日卡路里限制相比,間隔日禁食沒有產生較好的依從性,體重減輕,體重維持或心臟保護作用。

還有,去年6月華盛頓郵報有刊載一篇Despite the hype, intermittent fasting isn’t a magic weight loss cure。它的作者Carrie Dennett是營養師,而在成為營養師之前,Carrie Dennett曾採行間歇性禁食。她的結論是:

當我回到研究所念營養學時,我停止了間歇性禁食,因為在禁食日我的精神無法專注。 我的大腦需要定期加油! 今天,我知道限制性飲食無論任何形式都不會起作用。 儘管大肆炒作,間歇性禁食不是一個神奇的子彈,而只是一個新裝備的舊卡路里限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