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2018-1-31) 發表大麻:藥用娛樂兩相宜?之後,有位讀者回應:

那請問您贊成開放娛樂用大麻嗎?

台灣僅將K他命列為三級毒品
大麻卻同安非他命列為二級毒品
實在覺得詭異。

其實,我在大麻:藥用娛樂兩相宜?一文裡已經有講,就政治,經濟,或社會的層面而言,大麻的合法化,是可以理解的。

酒和香煙不都是壞東西嗎?但是,它們卻都是合法的商品。

那,大麻有比酒或香煙更危險嗎?

這個,就很難說。

但,不管有沒有比較危險,你能禁得了大麻,抓得完“毒蟲”嗎?

答案當然都是:做不到。

那,既然禁不了,也抓不完,又何必無限量地浪費社會資源呢?

更何況,合法化還能帶來可觀的稅收。這不是一舉兩得嗎?何樂而不為?

但是,就醫學或健康的層面而言,我卻只能贊成藥用大麻,而無法贊成娛樂用大麻。

這是因為,娛樂用大麻對健康的負面影響,是毋庸置疑的。

slide_4圖片來源

下面是幾個最新的研究:

2017年:Effect of marijuana use on cardiovascular and cerebrovascular mortality: A study using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linked mortality file(大麻使用對心血管和腦血管死亡率的影響:一項使用國家健康和營養調查與死亡率相關文件的研究)。

結論:大麻的使用可能會增加高血壓死亡的風險。 使用大麻越久,高血壓死亡的風險就越高。

2017年:The association between regular marijuana use and adult mental health outcomes(平常大麻使用與成人心理健康結果之間的關聯)。

結論:大麻使用者有較高的酒精使用障礙,尼古丁依賴,和廣泛性焦慮症。 在年輕時就使用大麻者,這些問題尤其嚴重。

2016年:Marijuana Use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大麻使用和心血管疾病)。

結論:使用大麻會增加心血管疾病風險。

2016年:Cannabis Use and Risk of Psychiatric Disorders: Prospective Evidence From a US National Longitudinal Study(大麻使用和精神障礙風險:來自美國國家縱向研究的前瞻性證據)。

結論:大麻的使用與酒精和尼古丁使用障礙有關聯性。

2016年:Recreational marijuana use and acute ischemic stroke: A population-based analysis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娛樂大麻的使用和急性缺血性中風:一個基於在美國住院病患人口的分析)。

結論:在年輕的成年人中,娛樂大麻的使用增加因急性缺血性中風而住院的機率17%。

2015年:Marijuana, phytocannabinoids, the endocannabinoid system, and male fertility(大麻,植物大麻素,內源性大麻素系統和男性生育力)。

結論:大麻會擾亂生精系統,從而導致男性不育。

還有,除了對健康的直接影響之外,娛樂大麻的使用也會增加駕駛事故,從而造成對自己和他人的傷害。

所以,基於對健康影響的考量,我是不贊成開放娛樂用大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