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28日一位中醫師臉書朋友轉載一篇文章,標題是:進化論的又一漏洞 闌尾非退化無用之物(2017-12-19刊載於“大紀元”)。

這位中醫師還特別寫了如下的註解,以彰顯該文之重要:

美國杜克大學的一項研究就認為闌尾具有重要的功能,闌尾是益生菌寄生的地方。當人發生腹瀉後,腸道菌群平衡會被破壞,這時益生菌就可以從中釋放出來並大量繁殖,平衡腸道菌群,緩解腹瀉。

這個轉載共得到84個“讚”以及11個分享,可見其受到重視的程度。

只不過,它,是正確嗎?

30477a64644249484346圖片來源

首先,我們來看它所說的“兩年前美國杜克大學的一項研究認為闌尾具有重要的功能”。

我搜遍了PubMed醫學圖書館,也找不到兩年前有這樣的研究。

再來,我們來看它所說的“近期美國杜克大學及亞利桑那州州立大學的研究人員,在進化生物學雜誌上發表的最新研究”。

這個所謂的“近期研究“,事實上是發表於2009年10月。它的標題是:Comparative anatomy and phylogenetic distribution of the mammalian cecal appendix(哺乳動物盲腸闌尾的比較解剖學和系統發育分佈)。

再來,我們來看它所說的“最新的研究表明達爾文的觀點存在兩個重要錯誤”。

這個所謂的“最新研究“,事實上,還是一樣,是發表於2009年10月的那一篇。

也就是說,不管是“兩年前”,還是“近期研究“,還是“最新研究“,事實上都是在講發表於2009年的那個研究。

的確,這篇2009年的論文是有提到達爾文認為闌尾是一個“演化上的遺留器官”。

但是,這篇論文絕沒有講“達爾文的觀點存在兩個重要錯誤”。

這樣的說法,純粹是這篇大紀元文章在譁眾取寵。

還有,這篇大紀元文章所說的“闌尾具有重要的功能”,也一樣是語不驚人誓不休。

根據美國衛生部的統計,美國每年進行超過30萬個闌尾切除手術(每天一千個)。也就是說,在每一年,每一千個美國人,就有一個做了闌尾切除手術。

如果闌尾真如大紀元文章所說的“具有重要的功能”,那,全球數億切除闌尾的人是不是都笨到可憐,竟然把寶貝當垃圾丟?

大紀元的文章也錯誤地說,研究論文的第一作者是William Parker(他是最後作者)。

事實上,第一作者是Heather Smith,而此人在2017-1-1又發表了Morphological evolution of the mammalian cecum and cecal appendix(哺乳動物盲腸和盲腸闌尾的形態學演變)。

這篇論文又再次提起,闌尾並非無用,而時代雜誌就跟著在2017-1-11發表了Your Appendix May Not Be Useless After All(你的闌尾可能並非無用)。

可是,當被問及切除闌尾對健康的影響時,Heather Smith卻回答:“切除闌尾對健康並無任何不良影響”。

她還說,她在12歲時就切除了闌尾。

所以,您還相信“闌尾具有重要的功能”嗎?

附註:Heather Smith和William Parker研究闌尾,是從演化的角度切入。他們對於闌尾功能的說法,純屬臆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