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參加世界台商會中美洲訪問團,到尼加拉瓜和多明尼加拜訪台灣僑胞及友邦政商。

訪問團裡有幾位成員是來自南美洲。他們時而會提起一些亞馬遜河的趣聞, 而這也讓我想起今年初發表的一篇有關巴西胡椒樹的研究論文。

巴西胡椒樹,顧名思義,是原產於巴西的一種胡椒樹。它的果實被稱為紅胡椒,可作為烹調的香料。又因其結果期在耶誕季節,可做為耶誕節之裝飾,所以又被稱為耶誕果(Christmas Berry)。同時又因其富含迷人的香味,所以也曾被用來製作男性古龍水。

台灣於 1909 年引進巴西胡椒樹,給它取了個迷人的名字叫“巴西乳香”。但目前它的用途就只做為庭園樹或行道樹。最近常上新聞的新北市八里就有許多巴西胡椒樹

IMAG0190

在原產地南美,巴西胡椒被巫醫用來治療皮膚和軟組織感染,所以它似乎具有殺菌或抗菌的功效。

今年初美國埃默里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發表論文,闡述巴西胡椒的萃取物能對抗耐抗生素的金黃葡萄球菌(一種“超級細菌”)。

這個研究是發表在Scientific Report(科學報告)期刊,標題是Virulence Inhibitors from Brazilian Peppertree Block Quorum Sensing and Abate Dermonecrosis in Skin Infection Models(巴西胡椒的毒力抑製劑阻止群體感應和消除皮膚感染模型中的皮膚壞死)。

我在約三個月前(2017-6-3)發表「超級細菌」新藥。文中我有解釋「超級細菌」是「多重抗藥性細菌」的俗稱。而之所以超級,是因為這類細菌超級危險,超級難治。

根據一份2014年發表的英國官方文件,目前(2014年)全球每年死於「超級細菌」的人數約為七十萬,而如果沒有發展及採取有效措施,到了2050年,「超級細菌」每年將會殺死一千萬人(每三秒鐘一人),並造成100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2月27日首度發表一份「超級細菌」的清單,目的是要引導及促進「超級細菌」新藥的研發。

這份清單裡共列舉了12種「超級細菌」,而金黃葡萄球菌就是其中之一。

埃默里大學的研究團隊發現,巴西胡椒的萃取物能避免金黃葡萄球菌在老鼠皮膚造成壞死。

有趣的是,巴西胡椒萃取物的抗菌機制並非殺菌,而是抑制細菌之間互相溝通的信號。

這樣的抗菌機制有一個很重要的優點,那就是,可以避免新一輪的超級細菌之產生。

當使用抗生素殺菌時,有少許細菌不會被殺死,而它們就會變成超級細菌。

由於巴西胡椒萃取物不會殺菌,所以也就不會引發超級細菌之產生。

所以,一個逐漸失去風采的植物,似乎有機會再度受寵。